辣文吧 > 都市言情 > 望族闲妻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四章 和离之路(百四)
????【悠阅书城app,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,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

????小木子环顾四周,没有其他人,才将齐豫拉到一边,压低声音道:“齐大人,听说你要给京城去信?”他给京城去信的消息,怎么连皇帝身边的太监都知道了,他不记得自己有大肆宣扬啊?这是怎么回事,莫不是皇帝在他身边安插了人手,回头得仔细查探查探,万一哪日他的事都被皇帝知晓了。

????齐豫木讷的点点头,紧盯着小木子,小木子蓦得从衣袖里掏出一封书信递给齐豫,道:“这个是圣上的,麻烦齐大人顺带捎上,奴才还有事,就拜托齐大人了。”说完毫不犹豫的走了,连个笑脸都不给齐豫,哪里像是求人办事的模样。自然是求人办事了,要不然皇帝岂会让小木子私下给他这封书信。不过这封信是给谁的,如此神秘?

????齐豫捏着手中的书信,睁大了眼睛,这封书信不是给别人的,和程子墨的一样,都是给顾廷菲的。他之前听说过传言,皇帝跟顾廷菲关系匪浅,如今他真是相信了,要不然小木子怎么会将书信塞给他,齐豫有点儿头疼了,他怎么揽上这样的事了?

????永安侯从衙门回来,得知李氏被气的昏倒过去,二话没说,就让人请家法,要狠狠责罚万梓齐,李鸾跪在地上,听着心惊肉跳,在府上,姑父说话可是说一不二,她自己也想和离,万梓齐也想,他们俩都想和离,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们?李鸾硬着头皮,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万梓齐在她的眼皮下被动用家法吧!

????“姑父,我同意和离,能不能不要打表哥,姑父,我在外一个月,自知罪孽深重,当然我心里还是喜欢表哥,但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,与其再继续互相折磨下去,不如放彼此一条活路。我会在心底永远祝福表哥,希望姑父能成全我和表哥。”李鸾抬起头,句句恳求。

????万梓齐见状,爬到永安侯跟前:“父亲,父亲,你就成全我们吧!”不断的磕头,李氏现在还没醒来,最好能在她醒来之前,和离了,等待她醒来,再反对也是无济于事。

????永安侯轻哼了一声:“不行,鸾儿可是镇国公府唯一的血脉,你不能这么对待她,鸾儿,你是个好孩子,齐儿不懂事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,等待你姑母醒来,定然要狠狠责罚他一顿。”

????“不用了,姑父,我心意已决,还请姑父成全。鸾儿只要和离书和五万两银票,其他的陪嫁都给姑母。”李鸾提出了一个很诱人的条件。

????和离书和五万两银票,这是李鸾在回府之前跟顾廷菲商量好,这是最后的条件,如此诱人,想来永安侯不傻,应该会答应。万梓齐眉头紧锁,印象中的李鸾不是这样,分明很喜欢他,如今怎么可能只要和离书和五万两银票就离开永安侯府,这莫不是欲擒故纵,又或者在试探他和父亲?一时之间万梓齐没有出声,静静的站在原地,等着永安侯发话。

????良久,永安侯才沙哑着嗓音:“鸾儿,你可想好了,你真的决定跟齐儿和离,只要和离书和五万两银票,你不要忘记了,你当初嫁过来的嫁妆可不少,那些可都是镇国公府的宝贝,老夫人若是知晓,定然会生气。”摆着一副长辈的模样劝说李鸾。

????李鸾闻言,抬起头浅浅一笑:“姑父,我居然决定的事,那是不会后悔,既然是祖母给我的陪嫁,那便是我的东西,我想给谁都可以。姑母也不是外人,祖母就算知道了,也只会责怪我,姑父请放心。等姑母醒来,怕是就和离不了了,还请姑父成全我和表哥。”能离开永安侯府,去一个安静的地方,她别提多向往了。

????万梓齐蠕动嘴唇,道:“父亲,请您成全。”微微叹口气,永安侯淡声道:“罢了,罢了,既然你们俩如此了,我也只能成全你们,事不宜迟,你们俩赶紧签字吧!待会我送去衙门盖章,鸾儿,你和齐儿做不成夫妻,还是表兄妹,若是往后有什么需要,尽管开口。你只要五万两银票,莫不是不打算回镇国公府?”李鸾没有回应,低首垂眸,她不愿意将所有的事都告诉永安侯,姑父平日不怎么说话,可一说话便是一针见血,她那点儿火候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,还是沉默不语的好。

????万梓齐不舍的看了一眼李鸾,瞧着她脑袋快要低到地上了,上前作揖道:“父亲,表妹的嫁妆不要了,那就多折现给她吧!”永安侯不悦的瞪了他一眼,没用的东西,难道没听到李鸾说什么,其他的陪嫁都给姑母李氏,那等李氏百年之后,不就是万梓齐的吗?他莫不是脑子糊涂了,送上门的钱财不要?

????终究,还是和离了,李鸾捏着官府盖章的和离书,莫名的心酸,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,她得将眼泪吞咽下去,等见到顾廷菲了,可以抱着她痛哭一场,将过往的一切都抛之脑后。永安侯在马车上等着万梓齐,给他们俩时间说话,永安侯方才已经将五万两银票给了李鸾,兑现了他的诺言。

????李鸾应该满足了,这是她提出的条件。万梓齐一身蓝色的长袍,望着站在面前的李鸾,从今往后他们便不是夫妻了,他深呼吸一口气,道:“表妹,往后你我各自珍重,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,尽管开口,但凡我能帮忙的,绝对不会拒绝你。还有这是两万两银票,是我的一点儿心意,不要拒绝,拿着,你在外,花钱的地方多的是,而且一个姑娘家,一定要小心,千万不要着了其他人的道了,收好了。”从衣袖里掏出一个木盒子,递给李鸾,对她多少有些愧疚。

????原本他就不喜欢李鸾,娶她进门不过是李氏一手操办。想着顾廷珏出嫁了,他这辈子怕是再也不能跟她在一起厮守,所以就娶了李鸾,娶的姑娘不是顾廷珏,娶谁都一样了。偏偏老天爷可怜他,待他不薄,又将顾廷珏送到他身边,让他平静的一颗心躁动不安。

????眼见李鸾没有接过木盒子,万梓齐又看了她一眼,将木盒子塞进她的怀里,随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,坐上了马车,听着马车哒哒哒的声响,永安侯和万梓齐离开了。

????这场婚姻她得到了一封和离书和七万两银票,若是祖母知晓,定然不会饶过她,还有母亲,她现在怕是根本就没有心思管她这个女儿了,罢了,她的人生还很长,无须去想她们,得继续往前走,代替父亲活下来,而且要好好的活下去,才对得起父亲,李鸾抬手擦拭了眼泪,她得去给顾廷菲写信,在约定好的酒楼见面。

????半个时辰过去了,一推门,顾廷菲看到客房内的李鸾,急忙跑过去抱着她,轻拍着她的后背,无声的安慰她,和离对一个姑娘来说,伤害太大了。在这场婚姻里,李鸾是最受伤的一个,她满心满意的喜欢万梓齐,却得不到他的半点回应,所以她输的一塌糊涂,在顾廷菲的怀里,她失声痛哭,接下来的路,还得继续走,现在就让她将积压在心底的痛楚一并发泄出来。

????顾廷菲算是她最亲近的人,祖母年岁大了,不能再去打搅祖母。等李鸾安静下来,顾廷菲紧握着她冰凉的小手,亲切道:“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,若是你愿意的话,可以继续住到别院去,那里僻静,没什么人,你尽管住下,不要有其他的心理负担,等过段时日,你想好了,去哪里,做什么了,我都支持你!”听着她的话,李鸾眨眨眼,眼泪又流淌下来了,顾廷菲皱着没有,怎么又哭了,才将李鸾哄好了。

????李鸾噗嗤一声笑出来,道:“程少夫人,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,要不是有你的话,我怕是现在还在永安侯府过着难熬的日子,谢谢你,谢谢你。”不停的向顾廷菲道谢,顾廷菲摆手道:“你呀,我们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,这些都是举手之劳,你不用记在心上。时辰不早了,我送你走吧!对了,我得拜托你一件事。”就是不知道李鸾是否愿意了。

????良久,李鸾出声道:“程少夫人,我自然是愿意了,我能和离,多亏了她,你且放心,有我陪着她,你放心,走,我们现在就去接她。”亲昵的挽着顾廷菲的手臂,准备离开。

????顾廷菲坐在凳子上,轻拍着她的手背,柔声道:“不用了,我们直接去别院,算算时间,她也应该到了。”原本躁动的一颗心,因为顾廷菲的话变得平静下来,两人一前一后上了马车,一路上说说笑笑。

????这厢程友笑眯眯的回府,满脸遮掩不住的笑意,到了小谢氏身边,一把搂着她柔软的细腰,低头就准备靠近她,被小谢氏一下子推开了,不悦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,丫鬟们都还在。”一点儿脸色也不看了,好歹她现在管理中馈,是当家主母,程友不在衙门好好待着,这个时候回来作甚?程友凌厉的目光扫过去,丫鬟们纷纷退下去。

????砰的一声,门关上了,屋里只剩下程友和小谢氏两人,他又上前抱着小谢氏,被她一把推开了:“你莫不是有什么事?”

????话音刚落下,就见程友从衣袖里掏出一些白花花的银票递到她跟前,小谢氏欣喜万分,上前接过他手中的银票,念叨道:“这真的是银票,你怎么会有?不应该啊,这些你是从哪来的?你这个时候应该在衙门,怎么跑回府了,你给我说清楚了,到底怎么回事?”好端端的拿回这么多银票,少说也有一万两,她可不敢接受。

????程友轻看了小谢氏一眼,仰头道:“你害怕什么,这钱不偷不抢,是我挣来的,你管那么多做甚。再说了,今日衙门无事,我便请假了。你呀,就别担心了,这可是我给你的花的,怎么,你不要,那好,我去送给其他的姨娘,我保证,她们比你高兴的多!哼!”他讨好小谢氏,看着她辛劳的操持成国公府的中馈,她倒好,还不相信他,那是什么脸色。

????程友一肚子的火气,蹭蹭往上涨,捏着手中的银票就准备往外走去,被小谢氏一把抱住,急忙解释道:“夫君,不是这个意思,你别生气,我只是有点儿太高兴了,有点儿糊涂了。夫君,不要生气,不要生气,好不好?好不好?不要去姨娘她们的院子,我陪你便是了,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”

????程友立马板着脸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后悔!”紧接着弯腰打横抱起小谢氏,惹得她一阵娇嗔,很快一室旖旎。一番云雨过后,小谢氏娇羞的依偎在程友怀里,这还是大白天,她未免太羞人了,丫鬟们都在外面守着,幸亏刚才没多大的响声,要不然她这个当家主母的威严就没有了,都是身边的程友,罢了,看在他给的钱财份上,小谢氏就不去计较了。

????程友半晌才出声道:“回头你给岚儿写封信,问问她如今是否有身孕了?”问起程子岚,她是程友和小谢氏的嫡长女,被赐婚给湛王,如今是湛王妃。湛王不可能只有湛王妃一个女人,他的侧妃可不少,其中最受宠爱的便是定北侯府的顾廷露,这也是为什么小谢氏不喜欢顾廷菲的原因,定北侯府虽说败落了,可顾廷露接着定北侯府的势力嫁给了湛王为侧妃,跟她的女儿一同争夺湛王的宠爱,你说小谢氏心里能不憋着一口气吗?

????曾经三番五次的为难顾廷菲未果,程子墨、程勋、福安郡主连同成国公都袒护顾廷菲,加上这一次在顾廷菲的推波助澜下,将程姝赶出永安侯府,看着吴悠悠嫁给了承恩伯府好男风的李平,她别提多痛快了。况且顾廷菲又将中馈交给她了,她对顾廷菲的怨恨就少了一些,从前的过往便不去计较了。

????【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,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,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